江上鹤野.

是条咸鱼,年更文手

答应的舟渡圣诞贺终于肝出来了
眼睛疼ooc警告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圣诞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圣诞节当天,燕城在白雪皑皑的笼罩下,早已是焕然一新,街店的橱窗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圣诞树和礼物。

费渡身体半压在沙发上,忽然想起来什么,挑了挑眉,肉麻的向骆闻舟开了口:“师兄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说完向骆闻舟抛了个媚眼。另一边沙发上的骆闻舟正在想着今天怎么骆一锅这个混蛋煮着吃了,道:“今天什么日子啊?不会又是一些什么无聊的纪念日吧?我操,骆一锅,你属狗的吧!”骆一锅在一旁优雅的舔着爪子,完全当旁边的骆闻舟是空气。骆闻舟正烦着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张人脸,费渡勾起嘴角,一双桃花眼显得愈发勾人心魂,因为骆闻舟忘了今天是圣诞节这件事一点也不生气,仰着脸:“师兄,我的圣诞节礼物呢?”骆闻舟像是记起了什么,一把搂住费渡,看着费渡迷人的桃花眼,鬼迷心窍:“宝贝儿,我就是你的圣诞节礼物。要我把自己打包起来,送到费府上吗?”骆闻舟一个转身,翻身将费渡压在身下,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:“宝贝儿,我十几年刑警可不是白当的,想试试吗?”

下午,骆闻舟和费渡在商场为对方挑选圣诞礼物,费渡一眼就看中了一只圣诞老人的小夹子,两只手不断拨弄着圣诞老人的红帽子,再转身看了一下骆闻舟,骆闻舟正在冥想送费渡这小子什么礼物好呢。只见费渡一偏头,眼角藏不住的笑意:“师兄,你戴这个一定很好看,我想……看一下!”费渡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使劲给骆闻舟抛媚眼,好像撩人不要钱似的。骆闻舟竟破天荒的一口答应了。便从费渡手中接过了夹子夹在了头上,刑警骆队长五大三粗的一不小心让一小撮头发翘了起来,费渡看见了,伸手将夹子取了下来,亲自为骆闻舟夹上,还顺带轻轻拍了一下骆闻舟翘起来的头发,怎么这么不乖呢。忽然骆闻舟在费渡拍他的头发的时候抓住了费渡的手,另一只手迅速的抓起了货架上的小夹子,为费渡夹在了相同的地方。夹好后,骆闻舟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费渡的手背。骆闻舟和费渡相视会心一笑,两只手紧紧的十指相扣在一起。

在商场转悠了一圈之后,骆闻舟为费渡挑选了一支钢笔,漆黑的笔身,笔尖镶银,雕刻的花纹都很精致。而费渡则向来是只选贵的,不选对的,送了骆闻舟一块整个商场最贵的爱马仕手表。

出来商场,骆闻舟和费渡又到生鲜区买了一些菜,打算在圣诞节这天亲自下厨做一次饭。

回到家后,骆闻舟和费渡在厨房里捣鼓了半天。费渡负责洗菜,骆闻舟负责切菜兼炒菜。两人隔得很近,费渡边洗菜边调戏骆闻舟,骆闻舟正认认真真地切着菜,正思考着做什么才能把这小少爷给伺候好,费渡好像看透了骆闻舟的心思,对骆闻舟说:“别想了,师兄,你做到菜我都喜欢吃。”说完,在骆闻舟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。点到为止,亲完又继续洗菜,却不自觉的哼起了小曲,骆闻舟也满足的笑了,宠溺的望着费渡。

吃完饭后,骆闻舟洗碗,费渡在旁边一只手拖着下巴,目不转睛的看着骆闻舟。骆闻舟正洗着碗,感觉耳边热乎乎的,费渡猝不及防的一个吻落在了骆闻舟的耳朵上,温柔道:“师兄……”骆闻舟顾不上洗碗,手上还残留着水,一把搂住了费渡。狂风骤雨般的吻落在费渡的薄唇上,两个人像是一个人一样,一步一步的来到了卧室……

一夜无眠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