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上鹤野.

一介沙雕,看看大佬,是小弟不配,大佬找我玩啊,我超甜,好相处,会哈哈哈

杀破狼长顾cp向国庆篇

慎入!!!ooc警告
短小,小砂糖
国庆拖了好久终于赶出来了
p大永远是心头的白月光
杀破狼永远是本命
(假车)

太始三年,盛世安康,长庚料理完满朝文武,驱车来到了安定侯府。

“子熹!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!”长庚手里拿着灵枢院研发出来的小型烟火筒,抬脚迈进了侯府。“多大的人了,还天天像个小孩一样,丢不丢人!”,“来,给义父看看带了什么”。顾昀挑眉问道。

长庚拿出烟花筒在顾昀面前晃了一下,嘴角勾起一丝笑,“这可是灵枢院刚研发出来的烟火,可漂亮了。”“灵枢院那帮糟老头子能研发出什么好看的东西,有我好看吗?”顾昀推了推琉璃镜,自从长庚当上皇帝后,顾昀就一直带着琉璃镜。

“那可没你好看,子熹……你想看看吗?”说着长庚点燃了烟火,一束光窜上了天,在空中炸开了美丽的烟花,点点星火化过夜空,星火落下,长庚凑到子熹耳旁,温暖的气息吹过顾昀的脖子,惹得顾昀耳边酥酥的,哆嗦了一下,问道:“义父,好看吗……”“好……好看!”顾昀看呆了,等烟花放完,回过神来,“心肝, 再给义父来一个,灵枢院那帮糟老头子还不是吃白饭。”

“义父还想看?”长庚一把搂住顾昀,脸凑过去,撒娇地说“那你亲我一下好不好……子熹……”顾昀心想:自从你小子当上皇帝后,不见你多正经一天就知道耍流氓,小兔崽子,脸皮真厚!顾昀无可奈何,心里又有一点小欢喜,亲了长庚一下,长庚手一转,抱住顾昀,将头埋在顾昀脖颈间,微微侧脸,轻轻咬住了顾昀的耳垂,“子熹……子熹……,你真好看,比烟花还好看……你疼疼我,好吗……”长庚含着顾昀的耳垂,含混不清地说“子熹……你回答我,疼疼我,好吗,子熹……”

被长庚咬过的地方,微微泛红,耳垂上的那颗朱砂痣也愈发红了,红得熠熠生辉,仿佛周围的一起都失去了光芒。顾昀喘着气,说:“好,我疼疼你……”顾昀反手抱住长庚,却被长庚打横抱起,顾昀手搭在长庚脖颈上,他大将军一世骁勇善战,却败在了一个情上。长庚就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,一旦见了就再也逃不出去了。顾昀此生的十丈软红尘便是眼前人了。

长庚看了一眼怀中人:手握着玄铁三大营军权的男人,此刻不再一身割风斩铁的戾气,洗去了浮世的汹涌 ,连眼神里也透着温柔的光。长庚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,他的将军啊,再也不用死守边关了,他会用一生来弥补他幼年时受过的伤,他会疼他的。

长庚将顾昀放在床榻上,双手撑在顾昀身侧,俯身吻住了顾昀……“子熹,你不是想看烟花吗?”说完,窗外一阵声响,是烟花,长庚特意嘱咐灵枢院准备的。大梁境内,灿烂如昼,万人空巷,举国同庆。窗外的烟花依然盛开,窗内的春宵还在继续……

愿你盛世安康,洗去浮华,愿你终会被人所爱,遇到那些疼你的人。